互联网在中国,机遇与挑战并存

更新时间:2016-04-25  
分享到:

  中国接入互联网22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从网民数量、网络普及率、网购规模等统计数据即可见一斑。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网络接入设备多样化趋势明显,手机、平板电脑、电视接入网络都呈现较大增幅。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年1月22日发布的《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0.3%,首次覆盖过半人口。其中,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6.20亿。农村网民占比28.4%。互联网,正给这个国家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

  从这22年的发展来看,中国积极的经济政策推动了互联网在新兴领域的探索。国内率先兴起的是硬件制造业,如联想电脑、华为网络设备和智能手机;尔后崛起的则以互联网高科技服务业为主,如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银联卡全球交易额约合1.9万亿美元,而Visa卡2015年一季度交易总额仅为1.75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银联在交易总额上已成为全球第一的国际卡组织;而在支付笔数上,预计2016年支付宝也会超过Visa。另外,2007年中国TD-LTE进入国际4G标准,据2015年6月统计显示,TD-LTE分布在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的63家商用网络,占据了全球4G基站总数的一半,承载34%的4G用户。

  而在截至2016年3月31日的财年末,按阿里集团在中国零售市场上的商品交易总额(GMV)计算,该集团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经济体”,年度营收超过沃尔玛。在截至1月31日的2015财年,沃尔玛的营收为4821亿美元。截至2015年12月31日,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跃账号数达到6.97亿,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和20多种语言的使用者,成为中国电子革命的代表,是人们不可或缺的日常通信工具。此外,2014年中国的快递数也已经超过美国。以上这些不容忽视的指标都说明了中国在信息空间的巨大竞争力。

  “十二五”(2011-2015)期间,中国互联网企业以巨大热情登陆资本市场,并登上全球企业市值排行榜,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巴巴成功跻身全球市值千亿美元企业阵营。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国上市,市值超过2300亿美元,融资额高达217.7亿美元,创下美国最大IPO纪录,成为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互联网企业。其后阿里巴巴市值一度突破3000亿美元(18373.2亿元人民币),逼近名列全国第二的北京市的GDP(19500.6亿元)。据工信部副部长尚冰在2015年中国互联网大会开幕论坛上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底,92家境内外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市值规模突破5.1万亿元。在全球互联网企业市值前十强中,中国本土公司占四席——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而在全球互联网公司前三十强中,中国互联网公司达到12家,占比40%。

  中国互联网公司挟互联网和资本之威,正在把触角伸到各个领域:从媒体出版,到广告营销;从物流、交通,到餐饮、旅游;从医疗、教育,直至更为“沉重”的金融、能源、房地产和制造业。互联网的强烈冲击波,造成一个又一个产业的电商化。如同国际知名互联网预言家,被誉为“互联网教父”的凯文·凯利所说,“新经济的目标是一家公司接一家公司,一个产业接一个产业地摧毁工业经济中的一切”。

  2015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互联网+”概念,旨在通过互联网带动传统产业发展。国务院于2015年先后发布了《关于促进云计算创新发展培育信息产业新业态的意见》《中国制造2025》《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4—2020年)》等文件,全力助推“互联网+”的发展。以上种种发展现状显示,中国互联网已经告别了以简单普及为主的粗放扩张时代,走向了与其他行业更加精细融合的时代。

  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完善、互联网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及信息化技术的迅猛发展,中国互联网商业模式逐步演进,政府规制不断加强,互联网法制亦进入建设期。在互联网进入早期,以门户网站为代表的简单商业模式占据主流,覆盖人群规模较小;随后,Web 2.0媒体开始迅猛发展,逐渐削弱传统媒体的地位和作用,政府部门开始对网络媒体实行更大力度的监管;电子商务、网络广告、游戏、网络视频等互联网产业发展迅猛之时,政府随即采取措施优化产业发展环境,力图控制“有害和非法的信息”。在今天,互联网产业全面渗透、冲击传统行业,商业模式变得更加复杂,传统的行政监管模式显然不能适应互联网时代发展的潮流,网络空间治理体系亟待完善。

  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的成立,标志着网络空间安全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国家也重视对IT/互联网产业等发展环境的优化,进而实现互联网对社会经济的整体拉动,并从技术层面和产业层面对网络空间实施引导和管理。

  在法制建设方面,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家网信办等部门正在牵头起草《网络安全法》、《电子商务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也在修订之中;此外,国家网信办还制订了“互联网立法规划”,以加快推进网络立法。这意味着今后5到7年,更为严密的互联网法律体系将形成,中国网络法治化进程正在提速。

  对国际互联网治理的理解,中国与美国有所不同,中国认为在互联网治理中首先应该尊重国家主权。一方面,从问题性质上,中国认为互联网治理首先是政治问题,其次是社会问题,最后才是技术问题;另一方面,从时间连续性上,在“棱镜门”爆发之前,中国就意识到了网络治理的重要性,一直主张国际社会共同维护网络安全,并对国际治理模式提出建议。

  在国家主席出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之后,中国即从战略层面明确了网络主权的重要性。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首次明确了“网络空间主权”概念,规定“加强网络管理,防范、制止和依法惩治网络攻击、网络入侵、网络窃密等违法犯罪行为,维护国家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来源:光明日报,作者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入选时有删改

分享到:

9:00-17:00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478号

友情链接:    787彩票注册   a8娱乐彩票   320彩票手机app下载   星空彩票   中国官方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