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家失败的启示

更新时间:2018-05-22  
分享到:

  1977年,虽然已经打倒了四人帮,《光明日报》还是按照习惯刊登了一条毛主席的语录:“周总理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指示,教育老干部不要吃老本,要立新功,立新劳。”
  这是一条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很难的道理。对国家如此,对企业也是如此。
  2008年之后,百度的权力结构就逐渐形成了铁三角:朱光对外负责市场、公关和政府关系;向海龙对内汇总流量卖广告变现收钱;另外在产品方向上,俞军走了之后先请来了李一男,李一男之后是内部逐渐捧出来李明远,再后来又来了首席科学家Andrew Ng。
  但是无论李一男的“华为太子”光环还是李明远的“百度张小龙”神话,铁三角的这个角对百度的实际业务没有太多影响,更多是对外包装百度科技公司的形象。当然这不是说百度不想转型,不想登月,而是流量变现的利益太大了。
  花大价钱收购91也好,重金办深度学习实验室(IDL)也好,走到最后就发现转型太难,搜索商业化还是比较简单。深度学习实验室做的那些筷子、自行车、眼镜,全是形象工程,其中还有一个本来就是个营销产品,结果被某位大领导点赞了,只好硬着头皮做下去了。Andrew Ng来了之后,“脚踏两只船”,在百度内争夺自动驾驶领导权,自己老婆的自动驾驶公司也是锣鼓喧天。
  所以百度国际化也喊过,All In移动也喊过,All In AI也喊过,铁三角从来没变过,百度也不需要真正的改革。都知道不动的时候三角形最稳定,动起来三个轮子的比两个轮子的还容易翻车。
  两年前李明远黯然离场,就是他把百度搜索的流量搬到了移动端,自己试图组建自己的广告销售团队。但是产出效率还不如卖掉流量。自己又投了一些做App和游戏的老同事,瓜田李下,百口莫辩。
  庄辰超和百度决裂,就是因为拿了百度的流量却想靠资本市场谋求独立。只有龚宇稳如泰山,因为爱奇艺每个季度稳稳的50亿交给百度。
  现在百度的金融、票务、国际业务,还在还按照何海文时代的“航母战略”继续拆分,小熊博望拿了深创投的大钱,原来的百度国际事业部总经理胡勇当CEO。继续拆下去,只要从百度拿来的流量稳定,大家都是一方诸侯,“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再出现帖吧关停并转这样的谣言谁来负责?
  还是向海龙这样的人老成谋国,公忠体国。虽然老有些闲言碎语,但是这么多年百度广告收入的增速哪一年不是销售成本增速的好几倍。说人家A钱,你也不看看搜狗、360的财报,到底销售的投入产出比谁高。
  改革和革命不一样,革命是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改革的时候则需要判断到底应该改到哪一步,哪些是四项基本原则,哪些是互不否定。你得知道最高决策层是真想壮士断腕,还是需要一个糊裱匠。
  陆奇和之前所有百度改革家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来的时候百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而且他的江湖地位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所以李彦宏给了前所未有的权限。
  如果陆奇愿意当糊裱匠,百度不会有人想赶走他。15个月股价涨60%,马娘娘的投资大业就靠百度的市值托着,就是直接有利益冲突的向海龙也不愿意,如果信息流真能做成,你还不是要卖广告不是?你只要卖广告,哪里有他向海龙过不去的坎儿。
  陆奇是个热心肠、急性子的人,又是个有职业操守、见过大世面的职业经理人。他只愿意当改革家,不愿意当糊裱匠。一边抱怨着,“你们都不跟我说实话”“这样就没有基本的信任了”,一边就只能说“合作非常愉快,分歧都在正常业务讨论范围内”。
  这倒不是到道德层面的问题,陆奇回国,他不能当盆景,必须在BAT这样的互联网企业里拿出成绩,而且是短期可见的成绩。因此他的战略感、性格、操守、为人,在百度高层中显得是一股清流,对百度的基层员工产生了极大的感召力。
  但是在高层那里,陆奇可不是什么白莲花,收购渡鸦连陆奇自己都承认操之过急。Apollo的未来到底是现金奶牛,还是给别人做嫁衣,现在也还看不出来。手机百度转型,更是李彦宏御驾亲征轮不到你来收割。
  陆奇还是太沉溺于业务本身了,就算内部没有朋友,也应该找张磊和任旭阳聊聊天,以目前的成绩就想让李彦宏表态“谁不改革谁下台”,李家的民主生活会是这么开的吗?
  所以陆奇的离职,让外界认为改革失败了,基层“思念依然无尽”,上层有些人背地里骂“乱邦”,表面还要出席告别仪式澄清此事与我无关。最后在百度的历史课本上,这一次百度转型的总设计师,只能是李彦宏。






  本文转自虎嗅网,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将立即处理。
分享到:
上一条:没有文章了

9:00-17:00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478号

友情链接:    时分彩票官网   春秋彩票   a8彩票官网   百宝彩票代理   787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