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贾跃亭的乐视网

更新时间:2017-07-07  
分享到:

    7月6日下午,在北京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过后,乐视网宣布贾跃亭辞去董事长职位,将正式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一职。

    之前的一个月里,贾跃亭离去的信号已多次传递,现在,随着董事长一职的辞任,这位创始人不再拥有上市公司的一切职务。

    有人说,这使得乐视“姓贾姓孙”的疑问进一步明朗;有人认为,这将标志着乐视的贾跃亭时代彻底终结。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意味着贾跃亭告别“安全岛”,进入“暴风圈”。截至目前,在乐视生态的资金危机中,只有现金流充裕的上市公司体系得以独善其身。

    在非议中,贾跃亭的造车梦仍在坚持。他通过公开渠道声明,自己辞去上市公司CEO等多个重要职务,为的就是“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

朝大风吹的方向走去

    一年半前,贾跃亭在某个公开场合登台献唱,用一首歌表达了自己对“风暴”的态度。

    2016年2月,在乐视生态全球年会上,时任乐视董事长和CEO的贾跃亭登台亮嗓,并因为歌声出众被刷屏。这首名叫《野子》的歌词中写:“我赤脚不害怕……一直往大风吹的方向走过去。”

    人们不知道贾跃亭为何选了这样一首歌。彼时的乐视危机尚未引爆,贾跃亭还正处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年半之后,这首歌表达的处境和决绝姿态似乎得到应验。

    白手起家奋斗了十年,而从巅峰滑落谷底,贾跃亭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

    从去年11月开始,乐视“帝国”的危机开始不断爆出,此后,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系便持续占据财经头条,成为2016至2017年、资本市场的年度“谈资”。这距离贾跃亭被市场寄予“贾布斯”的厚望还不到两年时间。

    在2015年的手机发布会上,贾跃亭身穿和乔布斯经典造型几乎如出一辙的黑色T恤和牛仔裤出场,放出豪言将“干掉苹果”,这个时期,贾跃亭凭借他的梦想家姿态、以及乐视系暂时运转良好的庞大的体系,为自己赢得了相当一批拥趸。

    “干掉苹果”的豪言言犹在耳,贾跃亭的乐视手机已经受困于严重的资金问题,前景成谜。苹果仍然是那个遥远的对手,新一代的果8令全世界翘首期待。

    乐视手机只是麻烦的缩影,自今年6月份贾跃亭失去乐视控股法定代表人头衔之后,乐视的危机渐渐浮出水面。

    6月28日,在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贾跃亭曾表示,从去年资金到账到现在,乐视累计付出资金100多亿,偿还绝大部分金融机构还款,但也出现了一些挤兑现象。目前乐视正在积极与金融机构沟通,在保证利息归还的基础上,希望将更多的钱用到业务中,让业务尽快恢复正常,形成良性循环,从根本上保障金融机构的利益。

    无论上市体系还是非上市体系,乐视的业务都在受到影响。一向被视为优质资产的乐视超级电视业务也生变,关联公司富士康撤资乐视致新,停止代工乐视超级电视。乐视视频更是被曝裁员一大半,将不买版权转为自制剧。

    2015年,贾跃亭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己的底线,就是不能失去对公司战略选择的控制权。时至今日,在乐视网7月6日连发的8条公告中,尽管影响还有待观望,但贾跃亭退,孙宏斌进,已经成为最明显的转变。

在颠覆中挣扎

    与如今的连连退避不同,贾跃亭在过去几年里一直以激进的“颠覆者”的形象出现在大众眼中。

    2004年,贾跃亭创建乐视网,在外界看来,那时并不是加入互联网视频的最佳时机:PC尚未普及化,DVD仍处于巅峰时期,乐视网曾只能在盗版内容和UGC(用户原创内容)之间游走。不过,令业界意外的是,贾跃亭最终选择了正版长视频收费模式。当时的乐视被视为搅局者,坏了行规但掀不起大浪。直到2010年,乐视网在A股上市,当年净利润达7021.25万元。

    相较于更大的商业格局,乐视网或许只是贾跃亭的初露锋芒。2010年,乐视成立乐视TV事业部,两年后独立出来成为乐视致新子公司,乐视电视、盒子等均在其中。

    2012年9月19日,身着黑色T恤的贾跃亭高调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他宣布,乐视将颠覆现有的电视产业,为其注入更为先进的互联网基因,打造乐视TV超级电视机。消息一出,外界嘘声一片,很多人都认为他是疯子,还有人称乐视是为了资本炒作而已:“苹果都无法驾驭互联网电视,他贾跃亭能成功?”发布会第二天,乐视股价大跌。

    在2013年5月7日,同样身着黑色T恤的贾跃亭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首次携乐视TV超级电视X60和X40亮相时,外界的态度已有了明显的变化。贾跃亭在发布会上多次提及“颠覆”,他认为,乐视超级电视的颠覆性不仅仅在于杀手级的售价,更在于顶级的硬件配置、多重盈利模式、独创的"CP2C"模式。当年7月3日,超级电视以平均一秒售出3.4台的速度刷新了外界的预判。

    2015年11月,贾跃亭当年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乐视是一个高度创新的公司,乐视的创新更多的是原生类的创新,而不是跟随或者模仿。从视频网站到正版,到付费,到成立乐视影业,又开始做盒子,到成立乐视体育,做电视,再到手机,汽车等等,乐视是一个真正靠原生创新来驱动的公司,永远感觉是在拓荒。”

    如果是在拓荒,会不会担心走偏?那时的贾跃亭说,“有这种可能。但是,我也讲了,99%的人不看好的,才有可能成就颠覆。”

    “有野心,也有远见。”这曾是外界对贾跃亭的评价。与此同时,外界也认为,贾跃亭近乎“狂妄”的个人野心也是乐视危机爆发的真正原因。

金钱的“正反面”

    正如孙宏斌曾说的那样,贾跃亭已经“all in到不给老婆孩子留家底的程度”。

    全世界都知道了,如今的贾跃亭受困于钱。仅在一年多以前,贾跃亭似乎还是一个对钱不敏感的人。

    作为外界公认的“疯子”、“赌徒”、“梦想家”,贾跃亭似乎不关心财务,而像是真的把主要精力用在了“造梦”上,以至于当孙宏斌以白衣骑士身份进入乐视后,惊讶于贾跃亭在很多问题上的懵懂。

    “乐视很多事我比老贾都清楚。钱从哪倒到哪,最后在哪,亏了还是赚了,老贾不一定知道,我知道。”2017年1月,宣布入主乐视的融创董事长孙宏斌这样说,“那天,我给贾跃亭弄了一个大表格,跟他详细讲了一下钱都用在哪儿了。老贾都看傻眼了。”

    不知不觉间,乐视系的债务黑洞大到没人知道有多大的程度。截至目前,没有一个公开明确的数字可以概括乐视的资金具象。

    不过,从整个乐视体系的股权质押情况来看,财务杠杆已将贾跃亭逼到墙角。他本人所持乐视网97.20%的股权被质押,而他预备全身心投入的乐视汽车,也有80%的股权已经质押出去。

    成也杠杆,败也杠杆。强大的融资本事将乐视缔造成互联网的商业帝国,很快,庞大的负债压力也迅速成为乐视帝国的负担。

    最新的一次负面消息来自本月的两则媒体报道:7月3日,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3家公司的12.37亿资产被司法冻结。7月4日,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的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视网5.19亿股股份被冻结。这让外界知道,贾跃亭的资金麻烦已经到了自身难保的程度。

    到了必须做出取舍的时候,贾跃亭选择将未来押在多数人都不看好或看不懂的汽车上。

    7月6日,乐视网、乐视控股创始人、董事长贾跃亭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名为《贾跃亭——我会尽责到底》的署名文章,称对乐视至今日的巨大挑战,会承担全部的责任,并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不管外界怎样非议,贾跃亭的造车梦仍在坚持。他通过公开渠道声明,自己辞去上市公司CEO等多个重要职务,为的就是“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

    冥冥之中的现在,贾跃亭似乎正在照他开头唱的那样做下去。

分享到:

9:00-17:00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478号

友情链接:    蚂蚁彩票     VR竞速彩票代理   盛世彩官网   乐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