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类型片探索的这条路上,大师的“转型”为何屡遭“抵制”?

更新时间:2017-01-30  
分享到:

  截止到今天下午15时15分,电影《西游伏妖篇》上映两天,累计票房突破5亿,其中映前预售达1.3亿人民币,成为周星驰继《美人鱼》总票房后,再次领衔打破的新一项影史记录。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年前另一部倍受瞩目的黑帮文艺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该片由葛优、章子怡、浅野忠信领衔主演,首映期间在内地导演圈中几乎制造出“万人空巷”的场面,然而上映43天,收官票房仅1.23亿,甚至不及前者预售。

  这一现象恰好戳中国内电影的痛点,暴露了商业片与文艺片由来已久的矛盾。大多数人对二者怀有一种心照不宣的“偏见”,即文艺片大都赔钱划等号,商业片则一定鲜有深度,而类似于《七月与安生》这样“能赚钱的文艺片”简直凤毛麟角。

  因此电影上映之前,大部分片方选择刻意模糊定义,回避一切文艺、小众的定位,哪怕是14项提名领跑奥斯卡的《爱乐之城》,也曾强调尽量不提“歌舞片”

  尽管如此,第五代导演中仍有很多人尝试破冰。2016年,最闷骚含蓄的王家卫拍起了风格外放的《摆渡人》;“老炮儿”代言人冯小刚联手刘震云大举进军“文艺腔”;抑或是“无厘头”大师周星驰开始思考“严肃喜剧”;“国师”张艺谋开始走商业变现之路。

  “转型”往往意味着从神坛上跳下来,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做初学者,尽管导演们勇气可嘉,但相比“老生常谈”,大伙儿显然更难接受大师“弯腰”。

  整个“转型”过程艰辛漫长,且伴随着非议与诋毁。从“雅”到“俗”或从“俗”到“雅”的角色互换的背后,硬说谁就是“沦落”、谁就是“上升”,都是外界扣的帽子,一切不过是中国导演自身成长的一桩显征。

  面对中国观众的成长与壮大,他们做出了“应激反应”。效果虽不尽完美,却在努力为中国电影的未来迈着至关重要的步子。娱小兽观点,能在几近耳顺之年突破既有成就,不断追求进步,才实在叫人心生敬重。

分享到:

9:00-17:00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478号

友情链接:    蚂蚁彩票   星空彩票   6118彩票计划   VR竞速彩票官方网站   百姓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