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湘明:应对科技挑战的最佳方式,就是让自己成为一家科技公司

更新时间:2017-02-04  
分享到:


  2016年12月的T-EDGE 峰会上,《区块链革命》一书的作者Alex Tapscott被提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美国,所有的金融公司都希望把自己包装成一家科技公司?”他的回答非常的华尔街:“那是因为科技公司的估值更高。”

  但如果再追问一句,这个问题就严肃起来了:为什么资本市场认为科技公司应该有更高的估值呢?

  显然是因为,资本市场认为科技是未来的趋势。

  2016年被公认的三件黑天鹅事件——AlphaGo在3月份击败李世石,英国在6月份公投脱欧,11月份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下一届总统,科技的发展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AI的进步直接让机器跨越了围棋这道看似还难以逾越的壁垒,而互联网、移动通信和社交软件的发达,更是让原本离散弱势的群体能够彼此连接,共同表达自己的意愿。

  塔勒布是黑天鹅概念的提出者,他这样定义黑天鹅事件:

  “它是在历史上、科学中、金融世界和技术领域里,格外高调的、难以预料的及非常罕见的事件。其后续影响和后果都非常的大,但它发生的概率却不可计算。”

  回头看看塔勒布著作中的几个黑天鹅事件——互联网的产生、个人电脑、第一次世界大战、苏联解体和911恐怖袭击,都把世界推到了一个新的世代。

  在这个新的世代开启之后,很多事情运转的规则都会发生变化。谁先洞察到这些变化,谁就能够预先做出判断和行动,利用时间差去获取巨大的收益,这就是一种思维模式的套利。

  这就如塔勒布在他后一本书《反脆弱》中给出的应对之道——黑天鹅的出现,和观察者有关。一只被喂养了很久的火鸡,它会觉得屠夫很爱它,对它来说,它在感恩节被宰杀就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但这不会让屠夫吃惊。所以,塑造新的思维模式的办法就是,不要成为火鸡。应对科技挑战的最佳解决方式,就是让自己成为一家科技公司。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商业的一条隐藏主线就是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的碰撞和对抗。在互联网时代,可以在线上被数字化的能力——流量、用户,都是显性的实力,所以互联网企业就像航母一样,绝大部分的实力都漂浮在水面上。而传统企业就像冰山,很多以往积累的资源难以数字化和显性化——例如他们在供应链、质量管控和渠道管理方面的积累,应对经济周期、残酷竞争的经验和教训,都沉淀在水下。

  当两类企业最初相遇的时候,都会按照以往的经验判断对手,按照水面上的体量来推测对方的真实实力,所以在最初互联网公司的实力会被夸大,传统企业的实力会被低估。但是在一两年的交锋之后,随着互联网的渗透,传统企业那些难以被迅速学习的能力,逐渐发挥出作用。整个商业格局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由原来的互相替代,到现在的互相融合。

  在新的世代里,传统企业不应该再试图把自己变成一家互联网公司,因为自身的基因限定,注定这样的改变无法成功。就像施瓦辛格接受采访时说:“我永远都无法像李小龙那样跳起来踢人,但我可以把对手扔到墙上去。”传统企业应该努力把自己变成一家科技公司,因为这也是互联网公司的目标,在这条赛道上,没有先发优势。

  怎样成为一家科技公司?这需要三种能力:洞察力,能够深刻了解自己企业的业务和资产的价值;对新技术准确的了解,能够撇开技术的泡沫和迷雾,看到技术真正的内核;想象力,在所在产业和自己企业的场景下,看到未来的方向,并找到和利用最合适的科技手段优化、改造自己的企业。

  而有了这三种能力,还需要一些勇气,去推动自己走出舒适区,启动一段未知的旅程。

分享到:

9:00-17:00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478号

友情链接:    彩票平台   百姓彩票登陆   787彩票开户   春秋彩票   盛世彩官网